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恒安堂主

空怀壮志心潮远 纵有奇才岁月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安安(笔名),湖南省作家,湖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常务理事、诗词研究委员会副主任,湖南省直机关书画家协会会员,化工工艺高级工程师,,毕业于湖南大学化工系。曾获湖南省优秀副县长称号。出版了长篇小说〈撞钟记〉、新诗集〈情笛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恒安诗话]系列(转发)楚天寒先生的《我看孤平》  

2013-08-19 14:31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恒安诗话]系列(转发)楚天寒先生的《我看孤平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看“孤平”      楚天寒
       (前言:前几天我曾发表了 《七绝   读石华先生“西江月  石头自吟”》一诗,后有网友指出第一句“这块石头故事长”犯“孤平”。何谓“孤平”?即五言的“平平仄仄平”中的第一个平声字和七言的“仄仄平平仄仄平”中的第三个平声字,不能用“仄声”字,否则就是“犯孤平”。
安安十几岁即习格律诗词,这个常识倒也听老师讲授过,只是在写作时,往往并不在意。现转发楚天寒先生的宏论,算作百家之言,供大家参考了。至于我上述那句诗,可以“拗救”,按照通常的作法,可修改为“这块石头来历长”就行了,并不是难的。)

       何谓孤平?王力先生《汉语诗律学》云;“五言的平平仄仄平,不得改为仄平仄仄平。 七言的仄仄平平仄仄平,不得改为仄仄仄平仄仄平。如果近体诗违犯了这一个规律,就叫做犯孤平”。 虽然王力先生拐弯抹角,总使我们明白什么是孤平。只是不明白这“规律”二字,该从何而来,想来应该事关音律。翻完王力先生的所有有关著作,可依然没有得到孤平关乎音律的只言片句,也找不到这规律从何而来的说明。空穴来风,亦有一隙,难不成王力先生随口一个“规律”,其也是不求甚解之一员乎?(音律之事,改日再议)。看王力先生主编的《古代汉语》还有一说:“在唐人的律诗中,很难发现孤平的句子。”
       “在唐人的律诗中,很难发现孤平的句子”,这句话就是说,唐诗中很少有孤平,换句话说就是几乎没有。我实在不明白,是王力先生打诗词爱好者的马虎眼,还是他的学生打他的马虎眼,我等无法知道。总之,这位费尽心思组织学生把《全唐诗》捋了一遍甚至几遍的先生,恁是《全唐诗》的律诗中没有找到孤平,据说“只有两个(还有不得已的道理)”,奇哉怪也。风雨狂客先生遇一很支持王力先生观点的诗友有言在先,在全唐诗中找孤平例子,律诗须依王力的三标准定制:不得失粘,不得三平尾,不得仄韵。既然我们说全唐诗中不是很难发现孤平,也只好依此为例了。仅以五言律诗为例,请看——
       李衍【幸秦川上梓潼山】
       乔岩簇冷烟,幽径上寒天。下瞰峨眉岭,上()华岳巅。
       驱驰非取乐,按幸为忧边。此去如登陟,歌楼路几千。
       王勃【重别薛华】
       明月沉珠浦,风飘濯锦川,楼台临绝岸,洲渚亘长天。
       旅泊成千里,)共百年。穷途唯有泪,还望独潸然。
       李峤【绫】
       金缕通秦国,为裘指魏君。落花遥写雾,飞鹤近图云。
       马眼冰凌影,)雪霰文。何当画秦女,烟际坐氤氲。
       王维【偶然作六首】
      )懒赋诗,惟有老相随。宿世谬词客,前身应画师。
       不能舍余习,偶被世人知。名字本皆是,此心还不知。
       刘长卿【送友人西上】
       羁心不自解,有别会沾衣。春草连天积,)远客归。
       十年经转战,几处便芳菲。想见函关路,行人去亦稀。
       李白【平虏将军妻】
       平虏将军妇,)二十年。君心自有悦,妾宠岂能专。
       出解床前帐,行吟道上篇。古人不唾井,莫忘昔缠绵。
       李白【放后遇恩不沾】
       天作云与雷,)德泽开。东风日本至,白雉越裳来。
       独弃长沙国,三年未许回。何时入宣室,更问洛阳才。
       高适【淇上送韦司仓往滑台】
       饮酒莫辞醉,)适不愁。孰知非远别,终念对穷秋。
       滑台门外见,淇水眼前流。君去应回首,风波满渡头。
       杜甫【玩月呈汉中王】
       )露气清,江月满江城。浮客转危坐,归舟应独行。
       山关同一照,乌鹊自多惊。欲得淮王术,风吹晕已生。
       钱起【静夜酬通上人问疾】
       东林生早凉,高枕远公房。大士看心后,中宵清漏长。
       惊蝉出暗柳,微月隐回廊。何事沈疴久,)问药王。
       戎昱【江上柳送人】
       江柳断肠色,黄丝垂未齐。人看几重恨,鸟入一枝低。
       乡泪正堪落,)又解携。相思万里道,春去夕阳西。
       刘商【题杨侍郎新亭】
       毗陵过柱史,简易在茅茨。芳草如花种,修篁带笋移。
       径幽人未赏,檐静燕初窥。野客怜霜壁,)画一枝。
       张籍【早春闲游】
       年长身多病,)作冷官。从来闲坐惯,渐觉出门难。
       树影新犹薄,池光晚尚寒。遥闻有花发,骑马暂行看。
       姚合【送进士田卓入华山】
       何物随身去,)与一琴。辞家计已久,入谷住应深。
       偶坐僧同石,闲书叶满林。业成须谒帝,无贮白云心。
       姚合【送僧默然】
       )侍母前,至孝自通禅。伏日江头别,秋风樯下眠。
       鸟声猿更促,石色树相连。此路多如此,师行亦有缘。  
       姚合【寄元绪上人】
       )紫藓墙,此世此清凉。研露题诗洁,消冰煮茗香。
       闲云春影薄,孤磬夜声长。何计休为吏,从师老草堂。
       姚合【霁后登楼】
       高楼初霁后,远望思无穷。雨洗青山净,春蒸大野融。
       碧池舒暖景,弱柳亸和风。为有登临兴,)落照中。
       朱可名【应举日寄兄弟】
       废刈镜湖田,)紫阁前。愁人久委地,诗道未闻天。
       不是烧金手,徒抛钓月船。多惭兄弟意,不敢问林泉。
       李群玉【广江驿饯筵留别】
      )欲尽秋,一醉海西楼。夜雨寒潮水,孤灯万里舟。
       酒飞鹦鹉重,歌送鹧鸪愁。惆怅三年客,难期此处游。
       贾岛【送田卓入华山】
       幽深足暮蝉,惊觉石床眠。瀑布五千仞,)瀑布边。
       坛松涓滴露,岳月泬寥天。鹤过君须看,上头应有仙。
       贾岛【送李溟谒宥州李权使君】
       英雄典宥州,迢递苦吟游。风宿骊山下,)灞水流。
       去时初落叶,回日定非秋。太守携才子,看鹏百尺楼。
       贾岛【送空公往金州】
       七百里山水,)楖栗粗。松生师坐石,潭涤祖传盂。
       长拟老岳峤,又闻思海湖。惠能同俗姓,不是岭南卢。
       贾岛【寄乔侍郎】
       大宁犹未到,曾渡北浮桥。晓出爬船寺,)紫栗条。
       差池不相见,怅望至今朝。近日营家计,绳悬一小瓢。
       贾岛【宿成湘林下】
       相访夕阳时,千株木未衰。石泉流出谷,山雨滴栖鸱。
       漏向灯听数,)客寝迟。今宵不尽兴,更有月明期。
       李山甫【别墅】
       此地可求息,开门足野情。窗明雨初歇,日落风更清。
       苍藓槎根匝,)水面生。玩奇心自乐,暑月听蝉声。
       吴融【早发潼关】
       天边月初落,马上梦犹残。关树苍苍晓,)澹澹寒。
       宦游终自苦,身世静堪观。争似山中隐,和云枕碧湍。
       裴说【冬日后作】
       寂寞掩荆扉,昏昏坐欲痴。事无前定处,愁有并来时。
       日影才添线,)已半丝。明庭正公道,应许苦心诗。
       李伦【顾城】
       世久荒墟在,)几代耕。市廛新草绿,里社故烟轻。
       不谨罹天讨,来苏岂忿兵。谁云殷鉴远,今古在人程。
       崔仲容【赠所思】
       )幸接邻,相见不相亲。一似云间月,何殊镜里人。
       丹诚空有梦,肠断不禁春。愿作梁间燕,无由变此身。
       栖蟾【牧童】
       牛得自由骑,春风细雨飞。青山青草里,一笛一蓑衣。
       日出唱歌去,)抚掌归。何人得似尔,无是亦无非。
       吕岩【五言】
       我悟长生理,)伏太阴。离宫生白玉,坎户产黄金。
       要主君臣义,须存子母心。九重神室内,虎啸与龙吟。  
       按王力律诗标准,全唐诗中律诗数估计也就在万首之间,就是律诗最多最严格后人称之诗圣的杜甫,律诗数量也是弱弱。上述这些五言律诗,都符合王力的律诗标准。如此说来,怎么就是少到几乎没有,少到“很难发现”,“少到只有一两个”?我们前面所举那些孤平例子,可都是按王力先生的标准制定。可惜王力先生已经驾鹤,不然怎么着也可以亲眼看看读读前面那按他的标准的律诗中的孤平。总是地下有知,王力先生怕是也要汗颜的。这话有些苛刻, 这世界怎么尽是些这等不求甚解之徒,非一词“治学不严谨”可鄙。如果有人说这等人不学无术只是利用虚名招摇撞骗之徒,我绝对会断然举双手赞成。因为这已经不是歧见异见问题,简直就是成何体统,“斯文扫地”!
       孤平之例子,全唐诗中不但一般作品中有,即便省试贴中也有。
       请看——【省试白云起封中】  陈希烈
       千年泰山顶,云起汉王封。不作奇峰状,宁分触石容。为霖虽易得,表圣自难逢。 冉冉排空上,依依叠影重。素光非曳练,灵贶是从龙。岂学无心出,东西任所从。
       注意第四句:,25径;,2沃;全句为“仄平仄仄平”,即是孤平。
       陈希烈,民族:汉 性别:男  生卒(?—758)。唐代宋州(治今河南商丘南)人。唐玄宗时任左宰相,天宝五年四月至十三年八月,历时八年五个月。诗人。于书无所不览,尤精玄学。开元中,常在宫中讲《老子》、《周易》。累迁至秘书省监,代张九龄判集贤院事。 明皇凡有撰述,必经其手。李林甫(右相)知上眷待,知其易制,引为宰相。宠遇侔于林甫,后为杨国忠所嫉,罢知政事,守太子太师。希烈失恩,心颇怏怏。禄山之乱,与张埠、达奚旬同为伪相,受伪命为中书令。(757)收复两京后,达奚珣等一十八人处斩。,原皆合殊,肃宗以上皇素遇旧恩特原之,至德二载(757)岁末陈希烈等七人赐自尽于家,前大理卿张均特宜免死,长流合浦郡。《全唐诗》录陈希烈诗三首:《奉和圣制三月三日》《省试白云起封中》《赋得云生栋梁间》。
       我想,这些资料也算是很有权威了。这铁一般的事实说明,唐诗中孤平并不是如王力所言“很难发现,几乎没有,只有一两首”之谓。如此说来,岂不“孤平本是寻常事”?孤平作为一种格律诗现象,确实不是非常多到那样随处可见。但因非随处可见,孤平就是诗家大忌吗?这显然是一种毫无根据的不负责任的说辞。我们能说,爱好诗词的人,不是随处可见,所以爱好诗词就是不好的,这前提与结论之间道理上有逻辑关系吗?
       当然,最能说明孤平并非诗家大忌,仅仅从数量上还是不够的,还是得从音律上说明孤平无害。王力不能从音律上说明,就说孤平少所以大忌,不等于说别人也不能从音律上说明。限于篇幅,改日续述,将从音律这个根本上来回答“何来诗家大忌说”。

         ——转载《百诗百联百家谈》

[恒安诗话]系列(转发)楚天寒先生的《我看孤平》 - 安安 - 恒安堂主[恒安诗话]系列(转发)楚天寒先生的《我看孤平》 - 安安 - 恒安堂主 [恒安诗话]系列(转发)楚天寒先生的《我看孤平》 - 安安 - 恒安堂主转发至微博 (图片来自安安的相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