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恒安堂主

空怀壮志心潮远 纵有奇才岁月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安安(笔名),湖南省作家,湖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常务理事、诗词研究委员会副主任,湖南省直机关书画家协会会员,化工工艺高级工程师,,毕业于湖南大学化工系。曾获湖南省优秀副县长称号。出版了长篇小说〈撞钟记〉、新诗集〈情笛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写诗话诗]系列(引用)四方诗话:三秦雪翁的《诗词与写作》第二节 平仄律(续)  

2010-08-13 22:01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三秦雪翁《诗词与写作》·第二节 平仄律(续)

 

四.     拗救。

1.为什么要拗救?在近体诗中,要求对不合乎平仄格律规定的拗句,要进行拗救。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声调单一,让有两个平声字相连,以避免破坏平仄交换的规定和孤平地产生。拗句通常有两种:一种是允许通融的;一种是近体诗视为破坏了格律的句型。一般来说拗救是指后一种句型。如陆游《夜泊水村》中的第五六句:

一身报国有万死,      | — |  |  |  |  |

       霜鬓向人无再青。      — |  | — — | —

上一句的第五六字应该用平声,但却用了“万死”两个仄声字,这就破坏了平仄交替的格律规定,所以该句是严重的拗句。但诗人用对句第五个字“无”进行了对句互救的拗救。

允许通融的拗句有:

— | — — | 、      — — — | — 、

| — — |  |、       — |  | — — 、

     | — |  | — — | 、 — | — — — | — 、

      — |  | — — |  | 、 | — — |  | — — 。

以梅尧臣的《鲁山山行》为例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适与野情惬,        |  |  | — | ,

千山高复低。       — — — | — 。
  好峰随处改,        | — — |  | ,

幽径独行迷。       — |  | — — 。

霜落熊升树,       — | — —  | ,

林空鹿饮溪。       — — |  | — 。

人家在何许,       — — | — |  ,

云外一声鸡。       — |  | — — 。

其中第一句只有一个平声字“情”,不合律,是拗句,用第二句第三字“高”进行拗救。第七句是特殊拗句,其它都是允许通融的句式。

为什么这些句式允许通融?是因为它们符合诗家公认的“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”的说法。所谓“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”,是指句中第一三五字的平仄可以灵活,而第二四六字在音节点上,必须按照句式的平仄格律去写。需要指出的是,不是所有句式都可以不论。如 — — |  | —句,若第一字该用平而“不论”成仄,就会产生孤平。所以,使用“一三五不论”时要特别注意的是:该用仄而改用平出现的问题较少(即:五、七言句仄脚可以不论);而该用平要改成仄时就容易造成孤平的产生。因而运用“一三五不论”时,要特别注意防止孤平的产生。

2.要救的拗句和拗救的方法。

a.本句自救,即是孤平拗救。在 — — |  | — 句型中,若第一字用成了仄声字,可用第三个字补救。补救的方法是把第三个字改为平声字,使有两个平声字相连,句式变成了| — — | — 。七言诗 |  | — — |  | —句型中,第三个字该用平声字而用成了仄声字,则将第五个字改成平声字,变成了 |  |  | — — | — 的句式,这样就避免了孤平的产生。这种拗救方法是前拗后救的本句自救法。如温庭筠的《商山早行》中:

晨起动征铎,客行悲故乡。

第二句第一个字应该用平声字,而用了仄声“客”字,于是将第三个字改仄声为平声“悲”字来拗救。

b.对句互救。在 |  | — — |句型中,第四字该用平声字为用成了仄声字,或三四字都用成了仄声字,本句自救已无法完成拗救,这时需要将对句的第三个字该用仄声字而改为平声字来拗救。句式成为 |  | — |  |对 — — — | — 。如寇准的《登华山峰顶》:

只有天在上,更无山与齐。

抬头红日近,低首白云低。

首句中只有“天”一个平声字,第四字该用平声字而用了仄声字“在”。拗救时将对句中第三个字本应用仄声而改用了平声字“山”来拗救,同时又救出了本句的“更”字。

七言诗的 — —|  | — — | 句型,第六字本应用平而用了仄,拗救时只需把对句的第五个字该用仄改成平声字来拗救。句式成为: — — |  | — |  | 对 |  | — — — | — 。如陆游在《夜泊水村》中的:

一身报国有万死,霜鬓向人无再青。

其中第一句第六字该用平声字而用了仄声“万”字,违反了”二四六分明”之说。但是作者在第二句用第五个“无”字平声字做了补救。又如《乡翁》一诗中写道:“休夸昔日曾禹甸,我道今朝逾舜尧”。出句的第六字应当用平声字,但却用了仄声字“禹”。因为“禹”字是专用名词,不可替代,违律用成了仄声字。在拗救时将对句的第五个字该用仄声字,而改成平声字“逾”来补救。

对句互救还有一种拗救方法:如果一三五字拗,可用对句的一三五字救。以上这两种拗救方法叫对句互救。

3.后拗前救。在 |  | — — — |  |句型中,第三个字用了仄声字,可将第一个仄声字改为平声字,句式成为 — |  | — — |  |即可。这是半拗句,是允许通融的句型,可救可不救。还有一种不常用的、有争议的拗救方法。如 |  |  | — — 句型,二四节点两字不能拗,第三字也不能拗,否则就变成了三平调。如果第四个字(七言诗第六字)不得已用成了仄声字,五言诗把第三字、七言诗把第五字改为平声字来拗救。但是五言诗第一个字和七言诗第三个字必须用仄声字,不再是可平可仄的了。如王维《晚春》中的“二月湖水清”。其中“水”字违律为拗字,用第三字“湖”平声字来补救。

    首句入韵式的 |  | — — |和— — |  | — — | 句型,因末字入韵必须押平声字韵而将其句型变成 |  |  | — — 和 — — |  |  | — — 的句式。虽然是格律规定,但也可视为后拗前救。

在出现拗句时,我们首先应尽可能地采用本句自救,同时结合对句互救,使格律更趋工整。现在列举几首诗作为拗救的范例。

例:李白的《宿五松山下苟媪家》。

我宿五松下,寂寥无所欢。

田家秋作苦,邻女夜舂寒。

跪进胡雕板,月光明素盘。

令人惭漂母,三谢不能餐。

第一句中的“五”和第二句中的“寂”是仄声字,本应当用平声字,而用了仄声字,违律造成孤平。第二句中的“无”字处本应该用仄声字而有意用了平声字。既救了本句的“寂”,又救了第一句的“五”字.两句的两个拗字都用第二句的第三个字“无”字做了补救。第六句的“月”字本应用平声字而用了仄声字。用本句第三字“明”字来自救,这是本句孤平自救,跟第五句无互救关系。

例:杜甫的《天末怀李白》。

凉风起天末,君子意如何。

鸿雁几时到,江湖秋水多。

第一句中的“天”本该用仄而用了平,但该句是特殊拗句式,可以不救。第三句的第三字应该用平声字,而用了仄声字“几”字,造成只有一个平声字的拗句,就用第四句第三字“秋”进行了拗救。

例:白居易的《赋得原上草送别》。

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

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第三句“不”是仄声字,本应该用平声字。于是便用第四句第三字“吹”字平声字来拗救。

例:许浑《咸阳城东楼》。

溪云初起日沉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其中的“日”和“欲”字都应是平而用了仄,用“风”字既自救了本句的“欲”字,又互救了第一句的“日”字。

例:苏轼的《新城中道》。

野桃含笑竹篱短,溪水自摇沙水清。

出句的“野”字是仄声字拗,用第三字“含”字平声字拗救。“竹”字是古入音字,虽拗但符合“一三五不论”的法则。对句中的“自”字拗,用“沙”字平声字既救了本句中的“自”字,又互救了出句中的“竹”字。

由此看来,律诗一般总是合律的。有些诗看起来不合律,其实都采用了拗救,仍旧合律。对于此道,我们今天虽然不严格要求,大力提倡,但知道了拗救的道理,对学习古代律诗和了解古代律诗是有很大帮助的。掌握了以上平仄常识后,我们就不用费心地去记什么起式的律诗格式了。因为你写完第一句,就已经确定了本首诗的格律。假如你五言诗第一句采用了平起入韵式,那本诗的格律自然就是:

— — |  | — ,|  |  | — — 。

|  | — — | ,— — |  | — 。

如果你采用了五言首句平起不入韵式,那么这首诗的格律自然就变成了:

— — — |  | ,|  |  | — — 。

|  | — — | ,— — |  | — 。

平仄变化是有规律的,熟练地掌握了它们之间的变化关系后,就用不着浪费时间和精力去死记硬背律诗的平仄格律了。出于此考虑,本节对七律、七绝。五律、五绝诗的各四种平仄格律律谱未作介绍。现用毛主席《答友人》一诗,对平仄拗救做一总结:

问余何日喜重逢,笑指沙场火正熊。

猪圈岂生千里马,花盆难养万年松。

志存胸内跃红日,乐在天涯战恶风。

似水柔情何足恋,堂堂铁打是英雄。

这首七律是平起首句入韵式,它的平仄格律形式应该是:

— — |  |  | — — ,  |  | — — |  | — 。

 |  | — — — |  | ,    — — |  |  | — — 。

 — — |  | — — | ,     |  | — — |  | — 。 

 |  | — — — |  | ,   — — |  |  | — — 。

首句中的第一字该用平声字而用了仄声“问”字,第三字该用仄声而改用平声“何”字来拗救。

第三句第一字该用仄声字而用了平声字“猪”,这符合“一三五不论”的说法,可以不救。第三字该用平声字而用了仄声字“岂”,似忽造成了一个平声字出现。但第五字“千”是规定用的平声字,这样就有两个平声字相连,这是允许通融的拗句句型

第四句中的第三个字该用仄声字而用了平声字“难”,这也符合“一三五不论”的说法,可以不救。第五字的“万”与“难”明显地无互救关系。这是格律规定应该用的仄声字。

第五句第一字该用平而用了仄声字“志”,便将第三字该用仄而改用了平声字“胸”来拗救。第五字“跃”本应用平声字,但符合“一三五不论”,可以不救,应该说和前两个拗字无互救关系。

第七句的“何足”二字似乎违反了“二四六分明”的说法,该用仄声字而用了平声字。拗救的方法是将第八句第五字改用仄声字“是”来拗救。这是按照新声韵作的如上解释,而“足”字在古读音中是仄声字,不存在违律一说。这样拗救后,这首诗的实际平仄格式就变成了:

 | — — |  | — — , |  | — — |  | — 。

— |  | — — |  | , — — — |  | — — 。

 | — — |  | —  | ,  |  | — — |  | — 。

 |  | — — — |  | , — — |  |  | — — 。

需要强调的是,内容和格律发生矛盾,某种程度上牺牲格律是必要的,不能因律伤义。但是,如果这样的大拗出现太多,就失去了律诗的特点,不如不用注明体裁。以李商隐的《落花》为例:

高阁客竟去,      — |  |  |  | ,

小园花乱飞。       | — — | — 。

 参差连曲陌,      — — — |  | ,

 迢递送斜晖。      — |  | — — 。

肠断未忍扫,      — |  | |  | ,

    眼穿仍欲归。      |— —| — 。

芳心向春尽,      — —  | — | ,
      所得是沾衣。       |   |   | — —。

其中不少部分没有按照格律(且不说“一三五不论”),仅第四节点上的字“竟”、“忍”、“春”都不符合格律。若按照古风要求则是一首好诗,若硬冠以五律,就有点牵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